Behind That Door

星辰正確之時:獵人的輓歌(上)

玩家人物:Imba(外傳人物)&ReconRain(外傳人物)

Spn vampire lenore

至從上次的鬼屋事件後,Rain與IMBA、chirs三人溶入正常人生活中,不知不覺兩年經已過去。當然二人也在定居的阿肯色州遇過幾次的超自然事件,在得到當地的其他"獵人"幫助下,也順利解決。

Chirs更結了婚,當了一個普通的電腦維修員,更宣佈退出獵人行列。Rain與Imba二人卻仍是光棍兩名,兩人租住一個單位,經常被chirs及一些朋友取笑是Gay。

這一晚,兩人正在觀看著緊張的足球比較,屋內的電話突然響起來。IMBA一邊吃著pizza、一邊拿起聽筒。豈料一把緊張的聲音立時就在電話筒響起:“喂,我好像被監視了!但我壓根兒找不到任何被監視的証據,”這把緊張的聲音是Leonai,他是一名警察、也是一名獵人,經常用警察身份幫助他們。"…但獵手的直覺告訴我,現在十分危險,你們可以來一趟嗎?記得抄些傢伙來!”他說完便掛線了,Leonai本身並不弱,用槍技巧更是一流。而現在他竟然這樣驚慌,可見情況十分緊急。IMBA及Rain立時便收拾槍支上車起行。

可是二人的駕駛技術不是一般的爛,他們到達時己是一小時後,只見Leonai的屋子前門開著,整間屋一點光也沒有。

他們各自拿起槍,IMBA打著手勢,兩人無聲地包圍屋門的左右兩邊,確保裡面並無聲音,Rain收起槍,拿起電筒一馬當先的衝了進去。屋內的情況令人慘不忍睹,Leonai與他的情人雙雙倒臥在地上,二人的頭均被斬去。IMBA藉著電筒的光去檢視屍體,但是情況卻覺得十分奇怪:

女死者的頭被平整地斬去,凶器緊握在Leonai手中,而且Leonai的頭,也是被自己手中的日本刀斬去。兩人皆像是Leonai自己所殺。
屋中不只一個玻璃窗由外到內破裂,估計是有人入侵,而且最少有五人,電力被切斷。
牆上用鮮血畫了一個雙重五亡星。

兩人對著屍體默哀了一會,便走搜索四周,看看再沒有其他線索,兩人沒有十分激動,因為當上"獵人"就自然習慣了死亡、尤其是朋友的死亡。兩人找到Leonai平時收藏的武器庳,又找到了他的筆記。發現了Leonai正在調查阿肯色州小岩城的失蹤事件,這三個月內、小岩城的失蹤人口比平常多了三倍,但是警方卻刻意無視這些失蹤案,Leonai只好獨自調查,查探後發現失蹤案都發生在城內的酒吧,因此找了其他幾位獵手幫忙監視。

兩人抹掉了在場遺留了的相關指紋、駕車離去。途中Rain詳細查看了當中的資料,發現Leonai找了四位獵手幫忙,分別是Ivan、Allan、Karen還有結了婚還說要退休當普通人的Chirs!原本leonai也要找IMBA及Rain幫忙,可是在找他們前已死去。

IMBA著Rain去連絡四位獵人,可是Chirs以一個人比較刺激為由,拒絕跟他們一起行動、ALLAN雙腿有事,不能幫忙,可是卻告訴了他們關於那個Leonai屋中的鮮血雙重五亡星的意思,那個是一個源自所羅門之匙一書中的反封印結界,用以解放被封印的東西。
Ivan及Karen的電話一個沒人聽一個根本不通。兩人的線索只餘下Leonai筆記中提及的四間酒吧:鷹風、藍調伯爵、艾格文、風球假期酒吧。

最後兩人決定休息一下便去艾格文酒吧查看一下,他們淺睡一會後便駕車去到了艾格文酒吧、觀察四周後IMBA欲偷偷地開鎖潛入酒吧看看,可是這間酒吧附近是民它,附近又有學校等等。人氣好不旺盛,沒有出手機會,兩人又去找失蹤者的家人查問,可是卻吃閉門羹。他們只好等到晚上再進酒吧看看。

艾格文酒吧是一間以中世紀魔法、迷幻音樂作主題的酒吧,顧客不少、以年輕男女居多。兩人四處監視後鎖定了三個目標,一個獨自飲酒的金髮美女、兩個正在泡女的美型青年。正當他們在分析時,兩個美型打年分別帶著一剛泡上的女孩步出酒吧,一個向後門、一個向前門走去。IMBA決定跟著後門的青年,Rain則留在酒吧監視金髮美女。

IMBA摸著手槍,跟著那個青年及女孩,雖然他的跟蹤非常笨拙,可是那兩個人在慾火下卻渾然不覺。IMBA拿著手槍,隱藏在後街的大型垃圾筒後,直到看到那個青年露出滿是利齒的口,咬在那個女孩白哲的粉頸上。

非常冷靜的IMBA觀看完整個慘劇後才跳出來,他拔出手槍、正欲開槍之時,該名青年卻以異常的速度向他直撲過來。

RAIN聽到後門傳來槍聲,酒吧中的人一邊尖叫向前門逃走,他急忙放棄監視那名女子,向後門奔去。

IMBA自覺處於非常危險的處境中,那名青年力氣大、身手異常敏捷,吃了兩槍又如同沒事一樣。幸好他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燈,青年的攻擊又缺乏變化,IMBA還可以閃避他的攻擊一邊開火還擊。但他心中暗暗祈求RAIN快點過來,因為那青年的攻擊非常猛烈、連石屎牆也能抓破。他可沒有本錢吃上一擊,而且他剛剛把最後一發子彈打出了。

身中十多槍卻沒有任何反應的青年好像了解到他的攻擊根本擊不中對手,他停下來向殘忍地向IMBA一笑,一手拿起身邊的巨型金屬垃圾筒當作武器向IMBA攻擊。巨型的垃圾筒使青年的攻擊範圍倍增,IMBA眼看快要成為"筒"下亡魂之際,巨大的散彈槍聲響起,青年整個被打飛、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手握著短管散彈槍的Rain出現在後門的門口並慢慢靠近倒在地上的青年,IMBA及時鬆了一口氣,剛剛的二十秒戰鬥差點就殺死他了。

青年的手卻突然抓住了散彈槍,Rain反應不及被拉住,怪物的利齒立即就接近了他的咽喉。

突然青年的頭中了一槍,一個身影極快地衝向他,把手上的針筒插進了青年的頭中,暗紅的血液緩緩注射進他的腦袋,青年悶哼一聲立即倒在地上。

“你們是白痴嗎?用普通槍彈對付吸血鬼!?”身影正是剛才獨自飲酒的金髮美女。

兩人無言以對,IMBA問剛剛注射的是什麼?

“請叫我Karen……那是死人的血,正是這一些吸血鬼的剋星。”她一邊綑綁那名青年"還有把那個也處理了……"她指了指那個倒在地上、被吸血的女孩。

“Rain,到車上拿把開山刀來。”IMBA立時會意。拿了刀後把那個女孩的頭砍了下來。

"快走吧"Karen把青年塞進她的法拉利車箱中,並示意兩人跟他一起走。"我們有點事情要問問這吸血鬼…"

(待續)

Comments

Deck1026

I'm sorry, but we no longer support this web browser.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or install Chrome or Firefox to enjoy the full functionality of this site.